首頁 > 協會天地 > 協會介紹

IDG楊飛:資本大潮中的投資邏輯

發布時間:2017-04-10 10:18:26來源:作者:楊飛

 
\

謝謝大家,我今天就不展開PPT來講了。我本身不是學者,為什么上臺來講呢?我想IDG做了這么多事,所以跟大家來聊一聊。我們都是協會大家庭成員,實際上就是一家人坐在一起聊點真心話。記得有一句話說:創新不是生人之間去探討熟悉的話題,而是熟人之間探討新的話題。在今天這個會議上,兩位會長號召大家做點實的、落地的,應該就是在我們熟人之間搞點新的話題,咱們用不同的角度去交流,出一些新招,這才是創新的根本。

我的投資邏輯

我想大家對我來講比較關心的還是IDG做了什么,怎么做的,為什么會這樣做,IDG在基金界算是一種現象。我們常說:一命二運三風水四積德五讀書,其中最有用的就是讀書,其他的都有點運氣的成分,實際上有的是性格決定命運,這一點我并不是唯心,因為這個跟我們投資緊密相關的,我想我們這個場合更多的是一個信任的傳遞,作為投資來講的,不管是宏觀也好,微觀也好,我們每個人都有很多認知,都有各種各樣的人生經歷,但實際上從投資來講,更多的是“信任”,當沒有信任的時候,實際上你有再多的知識和智慧都不能成功。整個社會從資本短缺進入資本過剩,從勞動力紅利變成消費紅利,從環境紅利變成了環境的索取,這個階段投資變成推動我們整個社會進步的重要方式。所以在這個時候我們去研究投資的話題和方式是一種非常必要也是有效的做法。大家知道私募基金這一年來發展是最快的,達到了9萬億,已經超過了公募基金。這樣我們需從兩點考慮,一是規模,二是盈利。實際上這個大潮的來臨,不僅是一般規模走到了一個龐大的規模,而且在這個過程中還是非常盈利的活動。資本的紅利帶來了盈利。雖然我們很多傳統企業很困難,但是新興的一些企業都進入了一種非常好的成長和盈利狀態,一個阿里巴巴就是幾百億的盈利,一個騰訊就是幾百億的盈利,這個在以前是不可想象的事情,所以說這種盈利是造就了中國。我們感覺到這是一個非常好的時候,我們有時候真的是要感恩這個社會,感恩這個時代。我們以前搞生產的時候一直說產銷兩旺,現在第一個是投資機會很多,第二個是資金很多,第三個是資本的紅利,即退出很容易,這實際上就是反映我們現在這個資本大潮現象的三個重要特點。這個時候我們不管是干什么事情,大家都不缺錢,缺的是主意,缺的是能夠把資源集中化,而這個動力則是科技是信息,更重要的是中國的人口結構。想想自己的孩子80后90后,他們實際上成熟起來,且受過了很良好的教育,他們還沒有成功,還沒有錢,但這30年積累下來了人才隊伍,將是未來發展一個非常重要的原動力。在這兩年大家都覺得中國經濟進入了一個低潮,有的說是硬著陸,有的說是軟著陸,都覺得不好了,但是實際上你去機場車站,到處都是人頭涌涌,這不是一個進入低潮的社會現象。實際上我們所面臨的困難是整個國家經濟總量太大,局部增長不能帶動整個國家的快速增長了,但是在經濟不平衡當中,也有無數的機會。實際上作為投資者來講,重要的就是抓住分布在各個領域、各個角落當中的機會,所以我們不去抱怨我們的政策,不去抱怨我們這個國家和時代,這是我們的心態。六祖說:菩提本無樹,明鏡亦非臺;本來無一物,何處惹塵埃。潘基文在當聯合國秘書長的第一次發言上講:天之道利而不害,圣人之道為而不爭。我們去做投資,去發現機會是要有一雙慧眼,認識事物的本質也需要一雙慧眼。雖然你是一級市場的參與者,特別是做很小的股東的時候,這個時候第一期判斷是非常非常重要的,因為基本上你投入就決定了你的成與敗,所以說這個時候的大家的智慧是跟你的心態相關聯,所以說要有一個好的心態。

為什么投資邏輯很重要

本來投資不需要什么邏輯,特別是中國人都很聰明,投資實際上就是一個感覺,不管是一級市場,還是二級市場,當然一級市場還要對人對事了解得更清楚。實際上投資也是一種競爭,就像現在做企業一樣,為什么你拼命去研究技術,要招優秀的人才,實際上每一步都是投入,都是不好玩的。廣東以前賺錢比較快的就是搞貿易,但是現在做企業、做實業的慢慢的都把賺錢的線路扯得很長,因為在短線賺錢不行了,這都是因為競爭的結果。比如電腦造得那么復雜,要各種各樣的技術人才,但是一部電腦才賺一百塊錢,誰給搞的?都是競爭對手。如果不是競爭對手這些聰明人跟聰明人打,就像我們這些不懂電腦的,現在一個賣給你10萬塊錢你也得買,因為你要用。而競爭對手參與進來這個價格一下就慢慢降下來了。投資跟你消費不一樣,消費靠著自己喜歡你就可以去買東西,不管別人喜歡還是不喜歡。但是投資最后不管是誰的錢,都要講回報,還要比比誰的收益高,這個事情靠感覺靠個人不行了,而是要組織基金。組織基金的時候錢多了就會碰到問題:資金都要追求收益,那怎么能實現追求收益?很簡單,你只要低買高賣,這個事情就辦成了。但是就這么簡單的事情你怎么實現?這就需要你有投資邏輯,用了正確的避險工具和投資程序。一級市場沒有一帆風順的事情比如說當時我投百度,其實如果有人說看到了百度的今天,這是胡扯的,誰也沒看到。那個時候是因為百度技術好,提供搜索引擎為新浪、網易、搜狐等這些做門戶的提供服務,然后跟他要一筆錢,再分廣告費,就是這個樣子。但是后來做這個事情不行了,在發展技術中也碰上了困難。當時李彥宏董事長剛回來,聘請了他一個非常聰明的老師,但是就是在做實際的事情上有一點差距,跟google的有差距,這個時候怎么辦?后來說服了董事會,重新換人去開發了四個月,現在才能敞開門也能說百度是中文搜索世界第一。前天我跟我們投資的一個做網絡直播公司的人一起吃飯,他們是國內做的最好的,一年半前這個公司還沒開發東南亞市場的時候,這個人有一天從上海出差回來,知道他們的團隊正在開會,結果推門一進去之后大家都在哭。他就說哭什么,實際上他也有壓力。情況大概就是融了3億多的錢基本花完了,如果剩下的3000萬再花完還找不到路,這公司可能就不行了。后來他就做了很多工作,大家研究找到了一套突破的方法,就是轉戰東南亞。再比如美圖秀秀,今天大家看了他們股票天天漲,好像都是高興的事,但是這個跟演戲的一樣:臺上一分鐘臺下十年功,所以投資不是一帆風順,二是首先我們要解決信的問題、堅持的問題。第二個事情,咱們做基金大家都想做大,其實我做了這么多年基金,我最想的是做小,做小是可以精雕細刻,也更反映我的興趣和性格,做這種私募投資更舒服。我的信條是:不投我不喜歡的人,因為不喜歡的人坐在一起開董事會就是不舒服,如果咱們給喜歡的人投資也能賺錢,給不喜歡的人也能賺錢的時候,為什么要找那些不喜歡的呢?但是如果基金到了一定規模的時候,你就沒辦法,因為那時候投資機會不夠。更重要的是現在投資市場特別是一級市場的競爭非常激烈,比賣礦泉水的競爭還激烈,說到一個好項目就有無窮多的人圍上來了。我記得有一個做無人駕駛的項目,當時我對他的看法應該說是不錯的,第一次投1000萬,我們占20%。但是因為競爭對手多,包括原來的投資者也一起競爭,在兩個月內公司還是那個公司,也沒有什么突破,但是就漲了十倍。后來我沒有做,因為我覺得做這個違反我做人的原則。正因為這個投資市場競爭激烈,所以要有自己的投資邏輯,培養新人,讓更多的人能參與這個事,你才能發展壯大,所以總的來說,這是競爭的結果。

IDG投資的投資邏輯

講了這么多,作為我們IDG投資有幾條可循的投資邏輯沒有呢,我們想是有這么幾條,我們應該是一直堅持來做到的。從IDG管理人來講,幾個主要的合伙人中有三個美籍華人,有美國的價值觀在里邊,所以為什么像百度我們當時能投,為什么騰訊、小米我們都能投,這跟基本的價值觀有關系。第一個是科技引領,我們確實是喜歡跟掌握現代科技和高科技的人才交朋友。由于我們的主要合伙人之一也有好多是留學生,比如說千人計劃的人跟我們很多人都是朋友,所以對世界一些前沿的技術我們是知道的和相信的。第二個要還是“信”,大家同樣讀一篇報告,在我們腦子的反應和信任度可能會不同。人工智能的出現證明了一個事情,實際上在它之前就數理邏輯學就說世界上所有的事情都是可以計算的,這是一個理論,但是在圖靈計算機和人工智能出現之前,人類在懷疑這個事情,懷疑說這個假設是錯的,是到了圖靈發明了計算機以后,特別是他說的在數字計算決策難題中的應用上,這個事情才使人類重新認為這就是數學的功績。現在的這個人工智能,特別是像AlphaGo和master確實超越了人類,這個給人的啟示是就:人工智能可以完全按照人的思維模式去設計和思考一些事情,如果你去參觀一下特斯拉,那時候會更震撼,可能有的人在微信上看到過它的生產流程,基本上就把鋼板推進去,最后車就出來了,對這個自動化我非常震撼,特別是咱們中國的投資者是一個福音,就是說人工智能以前,我們很多像電信,華為的還是得給高斯公司來交錢,以后這些基礎技術雖然中國人很難在短時間內趕超世界,但是由于中國人多,又喜歡這個信息化和技術,就使得大數據變成了這些人工智能機器和玩法的一個糧食,就是他不吃這個糧食他很難做好,所以中國人在這里邊很有機會。第三個是市場引領投資邏輯。我本身是學地理的,但要去學習很多東西,盡管這些領域我只懂皮毛,但為什么又要去知道呢,一個是為了唬人,第二個是也真得了解點,才能夠相信投資機會。那第二個標準和邏輯,就是市場引領,尤其是資本市場的引領。在不同的資本市場上,不同的公司股值是不一樣的,咱們的A、B股、H股,同樣的公司就可能股值不一樣。另一方面適合那個資本市場上的投資者以及對這個公司的了解相關聯。所以當我們投資的時候,很多的時候要考慮設計這個退出通道,比如你是在國內上市,那顯然不管是咱們投資者還是咱們的審批機構,更注重的是業績。就是說它的長期持續發展或者是對它的一致性很多,與國外不一樣。比如說在美國,更多的是注意一個公司的增長,大家可能知道就是亞馬遜亞馬遜從上市得有多少年,他已經十幾年了嘛,就是00年01年這個公司上市16年,這個公司基本上從來就沒盈利過。但是這個股票一直都是漲的,在美國也是市值很高的公司,也是很有名的公司。去年四季度他們發了盈利報告,而且盈利很不錯,應該是每股達到了八美元,超出了投資銀行的預測三分錢。公布當天股價跌了10%。就是為什么會這樣呢?這不是很奇怪的事情嗎?就是大家會覺著它的增長可能到頂了,所以這就是美國投資者的判斷標準或者叫價值觀,所以說如果你想投資一個標的去美國上市的時候,一個是規模,一個是增長,當然還有一定的稀缺性。比如我們看到這個互聯網的流量,在五年前的時候,大家在買東西的時候,一般的電子商務公司。就是線下的店和網上的店這個價格是不一樣的,不能一樣,因為一樣這個公司就完蛋了,所以一定是一樣的東西也用不同的品牌。但是到了今天,比如說有一個公司叫華美,這個是中國做棉麻女裝做的最大最好的,他們線上線下真的完全一個價,東西完全一樣,為什么可以這樣?就是因為線上的流量費用已經超過了租金。因為你要拉一個人來買流量費現在非常貴,這個就是有流量的公司它的價值所在,這個深層的原因是什么呢?除了有互聯網和移動互聯網本身的這種特性不同以外,重要的就是廣告市場。其實互聯網到了今天也就是三個收入來源,一個是除了那些基本的功能技術以外,主要的就是廣告、游戲、和商務,商務就是差價。這就是我們的投資邏輯。在觀察個體時,就是比如說我們常說的勝者通吃,你贏了,你就就說把整個市場占了,包括發展技術也好,就是品牌經營也好,這里面實際上是兩個現象,一個是勝者通吃的現象還會存在,就是說你想投資抓住黑天鵝,你就要相信就是勝者通吃的這個規律還在生效。你比如說再傳統不過的打車,像滴滴打車,再比如自行車分享市場如果能成,都會是勝者通吃的現象,否則的話他這個事也不會成,因為競爭對手就會把這個市場的利潤全部殺掉,所以它就存活不了,它與開個飯店就是是不一樣的,開飯店就很難勝者同吃。那另外一個就是說,由于互聯網的存在,小而美的機會在增多,就是如果僅僅是勝者通吃的時候,那作為投資就太可悲了。實際上現在由于這個技術和消費的多樣化,就使這種小而美的機會增多,所以我們投資的時候不能太理想化,天天都想找勝者通吃的公司,而在小而美的時候就錯過了,最后你可能是一個失敗者。

好了,時間有限,今天我就給大家分享到這里。謝謝!


0
神秘埃及援彩金